利来国际W66.com |

利来国际W66.com_利来国际老牌w66_利来w66最给力的网站-【应有尽有】

1
当前位置:主页 > 利来国际W66.com >

《郭生白说白伤寒论》pdf

  1.本站不保证该用户上传的文档完整性,不预览、不比对内容而直接下载产生的反悔问题本站不予受理。

  说白伤寒论第一讲 主讲:郭生白 主持:梁 冬 播出时间2009-05-31 23 :00—24 :00 梁 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国学堂,我是梁 冬,从这 一周开始我们特别邀请了郭生白老师和我们一起来分享《伤寒论》,用郭老的话来说就是要讲 《伤寒论》,必须要懂儒释道,中国文化理解多深,才能真正理解到《伤寒论》有多深,那为 什么我们要讲《伤寒杂病论》这一本精典呢? 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这本书在整个中国文化、中国人的生命历程、以及中医的历史 上举足轻重。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有找到一位真正有分量的老师来讲。终于我们能找到郭老, 郭老今年已经超过82、83 岁了,行医60 多年,祖上四代行医,同时在80 年代的时候还专著 过《伤寒六经求真》这本书,所以今天我们特别感谢郭老来到我们的现场。郭老您好! 郭生白:您好! 梁 冬:郭老,请问,为什么我们要讲《伤寒杂病论》这本书?这本书的真正意义和价 值在哪里? 郭生白:我今天要用“说白”两个字对大家讲《伤寒论》。我为什么要用“说白”这来个 字,因为《伤寒杂病论》自古就是殿堂里的经典,民间很少有人懂得。在我看来,这近千年 所有的医学大家对《伤寒论》的解释都没有把《伤寒论》的核心解释出来,我看到了大家都 共同走了一条路——以经释经,以概念来解释概念。 梁 冬:用经来解释经书。 郭生白:以经典解释经典,以概念说明概念。所以把《伤寒六经》总是张冠李戴,没有 真正地解释出《伤寒六经》是什么?我在上世纪70、80 年代写《伤寒六经求真》的时候,我 力求把“六经”的核心解释出来,我回顾我所写的《伤寒六经求真》,我也没有做到这一点。 梁 冬:那您怎么知道现在您就做到了呢? 郭生白:我因为我做到了,我才知道我过去是没有做到的。我70 岁以后,重新整理《伤 寒论》。我开始发觉,过去也是错的。今天我想对于《伤寒论》是真正地明白了。所以我要把 这一部殿堂的经典教给社会,教给全体的人民,重回到民间来,让我们所有的同胞,哪怕是 初中毕业的,都明白自己这个民族有这么一部伟大的医学著作。这个不是一个小事,我相信 我说白《伤寒论》以后,会促使我们走出今天所面临的健康危机,也会使世界人民走出这场 健康危机。 梁 冬:现在很多病动辄都认为是不可能治疗的,糖尿病也好,癌症也好,包括一些心 脏病,等等,您觉得是不是《伤寒杂病论》为我们提供了另外的一种角度? 郭生白:这个我看来《伤寒论》,《伤寒论》是一个什么书?我们知道老子、庄子,他们 对这个民族有什么贡献?我认为他们是把人与大自然如何相处,一个最好的关系是什么?他 们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孔孟呢,儒家解决了一个我们人与人之间的如何相处,如何共同 生存的一个大问题。那么张仲景呢,只有张仲景的《伤寒论》对人的自身内部的问题解决的 非常透彻,这是我们民族的三大科学体系,是任何民族都没有的。 我今天讲《伤寒论》,为什么要讲《伤寒论》?中医的书籍可以说是汗牛充栋,多的比任 何一个领域著作都要多得多。为什么我单独要提出《伤寒论》这一部来向大家说明白?用一 句话来说明《伤寒论》是一部什么书?它是一部临床治疗的方法系统。 梁 冬:临床治疗的方法系统? 郭生白:就是医生在临床治病一个方法系统。 梁 冬:那这个《伤寒论》和《黄帝内经》的区别在哪里? 郭生白:《黄帝内经》是一个论文籍,不是一个人的著作,是多流派,许多人的著作。它 讲的是礼,其中不少是人与自然的关系。人在大自然中怎么生存?用两个字说,就是人与大 自然的一个和谐的关系。人必须认识自然规律,认识自己的生命规律,顺应自然去生活。《内 经》是一个理论系统,是一个多元的理论系统,而不是一家之言,两家之言。 梁 冬:你觉得内经里面有一些地方会有一点矛盾吗? 郭生白:这个《内经》并不是百分之百的精华。今天我们不讲内经,我只是回答你这个 内经是一个什么书和《伤寒论》的区别,《伤寒论》是一个医生临床的方法系统。 梁 冬:操作手册。 郭生白:我们学了《伤寒杂病论》,绝对会是一个好医生,您要是学了《内经》,您学的 再好,我看您也成不了一个医生,与《伤寒论》相比的医生。 梁 冬:就是好的《内经》学者不见得能够治病? 郭生白:对。 梁 冬:但是好的《伤寒杂病论》研究透了,出来就能够治病。 郭生白:那绝对是大医。 梁 冬:所以,我们的听众朋友呢,很多朋友就说,我们学了一些《黄帝内经》的课程 之后,慢慢开始对中医感兴趣。就是想问,到底自己怎么样?有没有可能也成为一个能够救 自己救别人的医生呢?也许不见得真的要成为这样,但是也许会有这个可能。稍微休息一下 马上回来。 (广告) 梁 冬:左手《伤寒论》,右手儒释道,今天继续邀请我们名老中医83 岁的郭生白老师 和我们一起来分享《伤寒杂病论》。继续有请老师。 郭生白:《伤寒论》呢,它是一个方法系统,这个方法系统我们怎么看?因为过去啊,在 像汉代先秦这个年代,有一些作学问的人,作的多,说的少,好像孔夫子说:“敏于行,而讷 于言。”可能是受儒家的影响,包括张仲景也没有怎么说理,他只是教你怎么做,教给一个大 规矩,一个大系统。下边又有子系统,脉络非常的清楚。理法非常的严谨,用药非常的精细, 效果非常的灵验。我再用十个“非常”也为足以赞叹《伤寒论》,太伟大了!我现在说伟大, 我一定要向大家说明白它的伟大之处在哪里?因为《伤寒论》的内涵,《伤寒论》的核心思想, 远远超过了我们现代。就这一点,我们不能不说它是太伟大了。 比如说,在《伤寒论》之后,《伤寒论》提出来一个六经辩证,很多的医家就没有真正理 解六经辩证。为什么我说没有真正理解的?对于前人这么多大家,我是不是有点失敬的?不 是的!我是非常的尊敬先师们的,没有他们即没有我们。但是在学术的评价上,是不能在尊 敬下头不说真话的。如果《伤寒六经》的核心思想真正理解了,那么《八纲辩证》、《脏腑辩 证》、《经络辩证》没有必要再出来。以至于清代又多了一个《三焦辩证》、又出来了一个《卫 气营血辨证》,后来又有一个人搞了一个《三因辨证》,为什么七个辩证法,我认为就是因为 《六经辩证法》没有彻底的弄明白。后面跟着又建立了六个辩证体系,这六个辩证体系哪个 是完整的?当然过去没人评论过,今天我们不能不评论。因为在共和国之初有一位,有一位 朋友叫欧阳其,跟我讨论过统一辩证法,我说现在我不够资格去统一辩证法。如果将来也许 有可能,也许没这个可能,因为我自以为才智不及众人,不敢说我能够做到这一点事情。 到了70 岁以后,我明白了《伤寒论》,我理解了《六经辩证》,我才知道这一点。 梁 冬:我想请问一下,我有好多朋友没有这个基础,就是您能不能再进一步解释什么 叫“辩证”? 郭生白:这个辩证是中医看病的一种习惯的提法。最初这两个字张仲景提出来的。后来 又有人写一个“疒”一个“正”字,这个“症”叫一个病的症状。在汉代的《伤寒论》上是 证据的“证”。为什么要辩证?要辨别这个症状呢?这一点我以后要清清楚楚地讲。现在稍微 说一下,因为这个“症”。 梁 冬:这两个“症”不一样吗? 郭生白:这两个“证”不一样,你别管哪个“证”,它的意义就在这。 梁 冬:它两个通的吗? 郭生白:它两个不通。不通,但是人们习惯这么用。这个东西不能说谁用对了,谁用错 了。以后,我们把这个“证”看明白了,这个“证”就不存在这个区别了。我说这个辩证就 是“思辨”他这个“症状”,就是思辨这个人的表现,知道这个病该怎么治,该用哪一个法。 所以是“辩证”。可后来的辨证和六经辩证不是一回事。没有相同的地方。 梁 冬:你刚才讲这个辩证,因为我们现在西方的医学都讲,抽血,化验啊,是从微观 来看,这个辩证就是中国古代的辩证,是看有没有流汗冷不冷?脸色怎么样?就可以辨别肚 子里面的东西对不对? 郭生白:这个我得要从最基本的观念说。中医治病,中医看病,它站在什么位置上看? 中医看病是以人本为,站在人的体能本位上看病,西方医学是站在物质本位上看病。这个我 们可以具体说一个例子。比如说流行性感冒,流行性感冒在中医来看,这个人感冒了,感冒 了以后怎么了?产生了一些症状。症状是从哪儿来的?这个症状说明什么啊?中医看这些症 状是看这个人的体能发生了什么变化。他是在人本位上看病。他对于这个病理,张仲景说: “太阳之为病。”太阳之为病怎么讲?太阳的含义是什么?他还有一个少阳,还有一个阳明, 三个阳和起来把一个阳分成了三个。同时,把一个阴分成了三个,阴和阳是不能离开的。 说阳病和阴病是在一个人上说的,阳病是外源性疾病,阴病是内源性疾病,外源性疾病 是外界的致病生物,病菌或者是病毒,以至于致病的非生物进入人体,引起来的人体的一个 功能——就是排异,异己的东西要把它排出去,这是人体做出来一个本能反映。那么中医治 病,是看这个本能反映的方向,趋向哪里,它趋向汗腺要出汗,你看他发烧,外中(音)血 管充血,发烧,全身颤抖,肌肉颤抖,血压升高,完全是为发汗做准备,制造条件,汗腺分 泌,排开汗出来病好了。 从这一个例,你就看到所有的外源性疾病,都是在人体发生的排异本能反映,这个是从 排汗,把致病物排出来;有的从大便排,有的从呕吐排,有的从小便排,有的从出血排,等 等,完全是根据人体的本能,对于外来的异物做出来的一个反映,这个反映的趋势趋向哪里, 这个排异就顺势利导他把它排出来。 梁 冬:所以您刚才讲的发烧这些在中医看来在《伤寒杂病论》看来,它是一个过程, 但是西方可能看到发烧就是一个病,所以就认为是病就要把烧要退下来。 好!稍事休息一下,继续和郭生白老师一起来右手《伤寒论》,左手儒释道。 (广告) 梁 冬:从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大家继续回来,回来到国学堂。刚才郭老和我们讲到 从一个流行性感冒来看,《伤寒杂病论》是怎么来看这个病的,但是您刚才也没有讲完,郭老 就是中医和西医是怎么看同样所谓的流行性感冒。 郭生白:西方医学在这一点上,我认为他们是从物质本位来看病。 梁 冬:中医是从人体本能来看病? 郭生白:中医是从人体体能本位来看病的。这一点是有区别的,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的 区别。我们现在并不是说哪一个优,哪一个劣只是说两个的区别。 梁 冬:您刚才没有讲西方的是怎么从病的角度来看,这个跟那个有什么区别? 郭生白:他是从这个物质本位来看。比如说,感冒是哪一种感冒,哪一种病毒?哪一个 病菌?而且这个病菌跟踪它有什么变异,这一点对于致病物质看的非常精细。但是他是对抗 的,他只能认识到这个致病物质。这个生物体,以后他才能去发明一种药去杀死它,或者是 去抑制它,所以他要走在这个致病物质的后面。中医不是,他不在微观上去认识致病物,是 在体能上认识自己的体能对于外来的异物做出来的什么反映,是以体能为本位把它排出去。 梁 冬:就甭管你是什么? 郭生白:他以不变应万变,他不管你这个病毒有什么变异,你是哪个种我一概不管,我 管不了,我杀死你我也不杀死你,我杀不死你,中医认为宇宙万物是共生关系,谁也消灭不 了谁,如果有一个被消灭就引起一场混乱,会有许多物种要消灭。所以他在一个和谐理念上 共生,共处,共融,对待疾病也这样,这是中医和西医这一点不同。 梁 冬:这样的话于是就变成一个问题,一直在对抗,一直在想你变种了以后我再发明 新的? 郭生白:我认为现代医学是一个对抗医学。中国的传统医学是一个和谐医学。 梁 冬:这是两种哲学观的不一样。 郭生白:导致了两个体系方法不同。一个导致了用无限分割的方法看世界,看生命,一 个是用无限整合的方法去看世界,去看生命。最后一个是对抗,一个是和谐。一个是无限分 割,一个是无限整合,一个是宏观,一个是微观。 梁 冬:说回来刚才东西方,医学和哲学的差别? 郭生白:因为东西方的哲学是不一样的。西方人对大自然是征服的态度,改造。征服这 中间必然要取代它,中国人不是,中国人从大禹治水就明白了这一点,大自然只能顺应,自 然的规律只能顺应,不可违背,违背必受很大的惩罚。那代价是太大了,所以这个东西方文 化是最根本的差异。就导致了两个一,都是对立的,一个是微观的,一个是宏观的。一个是 用分割的方法,一个是用整合的方法。一个是用对抗的,一个是用和谐的。就产生了两条的 学术道路。 但是,这个归结是不同的。这一点我不想现在说,我想在解读《伤寒论》的时候,把这 件事情说明白。我可以举一个简单的小例子就行,比如2003 年的SARS,邓铁涛老兄治了50 多例,都痊愈了没有后遗症,就这一点说明中医这个和谐的方法,比对抗的方法要好一些。 梁 冬:你怎么看最近猪流感这个事情? 郭生白:我认为猪流感并不可怕,也不过就是一个流行性感冒,来了以后排出去就完了。 我从来没有怕过传染病,我20 几岁就治传染病。像麻疹、脑炎,这个我每年不知道治多少例, 现在我才明白,我那时候就是用排出去的方法,那时候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学,怎么做的? 梁 冬:反正《伤寒论》上怎么说怎么用。 郭生白:我也说不出理来,到今天我都说出理来了。今天我也向大家说白《伤寒论》,就 要说中医治病这个道理,把这个道理还到民间去,我想这是从民间来的,没有老百姓什么都 没有。 但是有一点终于被改造这四五十年是很有效的。一个青年人学两年西医,再学二年中医。 到后来我没有看见哪一个能成为一个医生。中医药大学毕业了不照样开西药吗?自己就变了。 这中医啊,当然我不是说消灭,消灭不了。但是中医药大学这是一个制造中医的一个地方。 那出来的都不是中医这是一个可悲的问题啊!非常的可悲!但是,我们不知道别人怎么看, 我看我们受到大自然的惩罚了。大自然惩罚在哪里?大家想一想,高血压、心脑血管病、糖 尿病、肿瘤,发病人数是逐年递增啊!一年比一年数大。 但是这些病被认为是终身服药,是最可悲的一个问题。大家想一想,看一看国家的统计 数字,我们抗战八年死了多少人,我们现在这几个慢性病死了多少人。我看了这些数字,实 在是触目惊心!两次世界大战死亡的人数也没有现在这几个病死亡的人数多。而且他是每年 递增而来的,他还会每年递增而上升啊!十年以后什么样啊?这个问题怎么办?现在不光是 中国,在世界上是同样一个问题。我认为这是一个健康危机。 梁 冬:郭老咱们情绪稍微平复一下,马上就休息一下继续回来。 (广告) 梁 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继续有请郭生白老先生和我们一起分享关于这个人体 这个生命健康的话题。刚才郭老聊到就是为什么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反而死于那一些肿瘤病、 心脏病啊,糖尿病的人数逐年递增,是这些病是因为现在科技很发达,地球变化了,所以大 家这个病多了,还是说治疗方法错了,所以一直越走越差? 郭生白:科技发达没有人否认。但是我们看到的是医学,医学也发达了。但是,老百姓 在这个发达的下面,忍受的是什么?三十年以前一个肿瘤花几千,万八千块钱就死;十年以 后,是花几万块钱再死;现在是花几十万,几百万再死。死没有变,治疗的成本提高了几十 倍。这是老百姓忍受的,这是不能否认的。这就是我们所受到的惩罚。 中医为什么在建国之初是38 万人,到现在我们是13 亿多人,中医反倒萎缩到20 几万人。 那时候全国的人口是6 亿人,我们从这个数字看到了,我们现代的病人找一个中医的几率少 了多少倍!但是,我们同时要看到我们的政府对中医有了一个非常好的政策,我相信这个局 面一定会改变。不会很久,中国人现在看一个数字,说亚健康的占总人口的73% 。这是多少 啊,这是9 亿多的一个数字。那高血压有说 1 亿6,有说2 亿的,糖尿病有说七千万,有四 千五百万。肿瘤有说700 万,每年死亡700 万,600 万。不管是多少。这是一问题,这是向 医学界提出来一个挑战。谁能来解决这个问题,我敢说一定是中医!这是一个当仁不让、舍 我其谁的问题。大家拭目以待。 梁 冬:您有证据显示你这个判断是对的吗? 郭生白:我今天说白《伤寒论》,要把我说的话,同时告诉大家。现在我发现一个高血压、 冠心病几千块钱就能治愈,不是终身服药。 梁 冬:你是有这样的病例对不对? 郭生白:我有很多这种病例,如果现在给我一个平台,我可以把这个百分数让大家看到。 一个糖尿病也不过一万到一万几千块钱就能治愈,所有的药包括胰岛素都停掉恢复健康,一 个肿瘤用不着做手术可以排出去,就是中医这个排异的方法。今天我现在是说白《伤寒论》, 我讲完了说白《伤寒论》,我还有一部我自己作的《本能系统论》,我说完了以后,大家对于 这一切就完全明白。 梁 冬:你刚才说肿瘤可以排除体外? 郭生白:一定能排除体外。 梁 冬:怎么叫排除体外这什么概念? 郭生白:比如说这个人息肉,囊肿、脂肪瘤,肌瘤、腺体瘤,我不管哪一种是什么质量 的,也不论这个肿瘤生长在什么地方,就用中药,用自主排异的方法,这个人体就有这个本 能,与生俱来的本能就是把身体里面的异物排出去。 我们把这个本能帮助这位患者,激发肿瘤患者这个排异的本能,就是帮助他一下,仍然 是顺势利导,让他把肿瘤溶解掉排出去。 梁 冬:通过什么管道呢? 郭生白:我现在对于这个问题只是一个臆说,现在没有一个平台,再去实践再去验证它, 但是我看见这个肿瘤从有到没有了。我不能等着我证明了以后再治。我相信这一点如果我做 不到,我的学生一定会做到。我的这个臆说我认为每一个人产生肿瘤的疾致是什么?一个是 循环障碍,一个是内分泌障碍,一个是代谢障碍,我现在看到三个系统的障碍发生肿瘤的一 个最根本的原因。把肿瘤排出去也是一个把循环障碍疏通了。把分泌障碍通了,把代谢障碍 通了,整个的一个人,一个排异系统通畅,这个人就会在内分泌当中分泌出一些生化酶,什 么致的肿瘤就有什么致的生化酶去把它溶解掉。比如说,溶质酶,溶机酶之类,这里不多说。 梁 冬:咱们多讲讲这个,因为听众朋友们比如肥胖的人很多,怎么能够,肥胖的本质 是什么? 郭生白:实际我讲的这个是一个系统,应该讲是一个循环系统,一个分泌系统,一个代 谢系统,这三个系统能把肿瘤排出去。但是别忘记了,这三个系统能把一个人的血脂、血糖 都能平衡了。 梁 冬:您说的不是您的药,是人身体本身有这个能力。 郭生白:人本身就有这个能力叫本能。但是这个本能系统由于一些组织功能障碍了,就 用中医去看,障碍在哪里?帮助一下把它通开,肿瘤排出来了。 肥胖减轻了,体力提升了,或者是瘦人体重增加了,体力也提升了。如果有脂肪瘤的、 脂肪肝的,脂肪肝没有了,因为整个一个脂肪代谢程序完全正常了,所以他在全身所有关于 脂肪的障碍都扫除了。这是中医。 这个东西啊,不是和《伤寒论》无关,这是从《伤寒论》里解读出来的,对《伤寒论》 的解读出来的一个本能论,本能论又把这些问题解决了。《伤寒论》没有治肿瘤的,治糖尿病 的方法也没有,治冠心病的方法也没有,但是《伤寒论》有一个系统,一个本能系统,本能 系统出来了以后,就是把《伤寒论》给发展了。 梁 冬:我想请问一下,为什么《伤寒论》里面在讲到现代人的很多很害怕的各种慢性 病,恶性病在《伤寒论》里面没有解释,也没有方法呢。是因为那个时候汉朝的人就不得这 种病呢?还是这部分给丢了? 郭生白:这不是光医学的问题,你看在古代,中国的冶金术。吴王剑多风靡。 梁 冬:就是吴王的那个剑? 郭生白:对。有很多的东西,都是没有留下理论。这是中国古典文化的一个特点。 梁 冬:你觉得这个原因是什么? 郭生白:这个原因是什么?我想说也只能是臆测,这个证据拿不出来。 梁 冬:那您就臆测一下? 郭生白:臆测一下就说《伤寒论》,他儒家说君子敏于行,而讷于言。他让你多做,把好 事做就行了,说不说没有什么关系。你看,哪个都是这样,而且他还有一个不好的地方,他 说述而不作,“作”是创作,“述”是说别人的东西。所以一个时代并不都是好东西,他为什 么不鼓励多做,少说啊。他说,“述而不作”这是一种美德。我不承认这个是美德。但是他是 “敏于行而讷于言”有这么一个结果。你看我们对《伤寒论》,《伤寒论》没有道理嘛?不是。 他既然是有一个法,法是从哪儿来的?法是从理来的。理是从哪来的?是从道来的,那道是 什么?仔细一想,这叫溯源,看源头是什么?源头是道,道是什么?我们必须要回到我们中 国人儒家、道家、释家,一个共同的东西是和谐。和谐从哪儿来?从“天人和一”来。 梁 冬:说到这个地方我觉得慢慢接触到一些更意识形态和更高深的东西了,稍事休息 一下,马上回来和大家阐述法从理来,理从道来,道从哪里来? (广告) 梁 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刚才郭老讲到《伤寒杂病论》讲到很多的方法,讲到 很多理,但是这些法和理从哪里来?是从道里,道又从哪里来? 郭生白:我说这个方法,这个方,方剂,从法来。方法是从理来,理是从道来,那么道 是什么?先说道是什么?从天人合一来。天人合一这是东方人的一个无限整合,宇宙万物一 体,那么人的,人就在其中,可是人的,人中也有一个道。这个道是什么?是规律。一个什 么规律呢?这个规律就是生与死,生是什么?阴阳和德,阴阳两个物质,两个属性,和起来 就是生命。阴物质是有形,有色,有体的,有质。阳物质无形,无色,无体。只是一种动能。 动,这个动能也可以说能动。 梁 冬:能动。 郭生白:所以能动你看不见,他必须是覆在物体上,这个物体一动,你才看见生命,如 果这个物体没有能动,你看到它是一个物质。 梁 冬:我可以不可以这样举一个例子,我理解一部汽车它有轴承,有机械,有油,有 这些东西停在那儿这些东西都称之为阴,你一点火把它打着了开始驱动了,它能走了,它因 为有了能量,它能走了,它有是阳,但是这个阳是覆着着这个车走你才看得见,要不然没有 看不见,是这个意思吗? 郭生白:对是这样,但是汽车啊,机械和生命不一样,这个生命有生命的特性,它能一 样,一旦两个属性和起来以后,这个生命开始,这个动能与制造他需要的物质。 梁 冬:这个很重要。 郭生白:这个物质又产生了能动,能动又产生物质。物质又产生能动这叫什么?中国人 叫“阴阳互根”。阴阳互根,互这根本。阳的根在阴,阴的根在阳,这是生命。 梁 冬:所以人和车是不一样的。 郭生白:车是要人加上油,发动起来,它就走,油完了它就不走了。人不是,人一旦合 成,几十年,一百年,一百多年,如果不去伤害他,他也许会200 年,没有一个人不是因为 有病死的。这一点是不错的,这是人和机械的不一样。 这个大自然、这个生和死,是阴阳合德,阴阳离绝就死,你看这个物质,这个不动了就 死了。没有动能了。死的他也不知道需要什么物质了,什么也不知道,他完了。所以这个宇 宙万物是一个和谐的。这个万物的生存依靠什么呢?这就必须有条件的。他是互相依赖才能 生存的,看看大自然的万物。羊吃草,牛吃草,狼吃羊,更猛兽吃狼,草没有了,羊死了, 羊死了狼也死了。他这个万物是一个共生关系。我说这是一个相互依赖而生存,这是一个运 动,是动态的,是活动的,天天在动。 梁 冬:这个东西叫道? 郭生白:对,这就是道。之间光是依赖不行,没有制约不行,没有制约这个羊越来越多, 把草根都吃掉了,草没有了,羊死了,羊也没有了,所以如果说生存必须有一个制约,你看 看万物都是相互制约的,相互制约到什么程度——均势,一个动态的势力,差不多,平均, 一旦不平均他就要变化,老是一个动态平衡,这是一个运动,这是第二。 第三个运动是相互变化而常新,你看每年的花和每年的草都不一样,每年的人也不一样, 相互变化而常新是宇宙万物的一个运动。还有一个,这个还不够,终始嗣续而永恒,一个物 体要永恒存在,必须有终始四序,就是父生子,子生孙,孙又生孙,永恒存在。 当然刚才说过那个阴阳离合而生杀。这个宇宙万物有这么五个运动。这五个运动就是五 行,这就是五行,没人说是金木水火土。那金木水火土是后来人说的。他愿意怎么解释随便。 不是有人说红豆、黑豆、白豆,心肝脾肺你随便说。但是我希望你凡是要想说一个理论,这 个理论一定是对人类有好处,一定能够验证是真的,你说红豆补心,你用红豆补补心大家看 看,真能补心那好,你这个理论是真实的。 梁 冬:“补心”就是心脏的“心”? 郭生白:心脏的“心”。心肝脾肺肾,心是红的,肺是白的,脾是黄的,肾是黑的。五脏、 五色、五果、五味、五书什么都是五。用五种物种去解释世界,解释不好,我这个阴阳五行 是用五个运动去解释的世界。解释的人体,那么对于这些个病的什么糖尿病啊,高血压、冠 心病,肿瘤可以用五行这五个运动去思维得到了方法。 梁 冬:但是你又不是很机械地把它看待。五行就是五个运动而。 郭生白:机械的东西不是生命,刚才你说那个车,汽车多么好的它也不是生命,它是机 械。人多么大的人,多么小的人,从总统到乞丐都是一样的,是生命。这个东西我说是天人 合一的和谐,阴阳五行的均势。因为它是动,它是行,我们要用“势”。是物质,我们可以用 均,有重量的东西我们可以用“衡”,因为他是运动,我们最好是说均势,这是阴阳五行。天 人合一的理念就是天人合一和谐的理念,阴阳五行的均势思维,认识生命规律,顺应生命法 则,保护生命,完善生命,这是中医。 如果不是在这个思维里,不是在这个行为里,就不是中医。我这是对中医的一个界定, 现在谁都说谁是中医,有的一个中医,给一个女人吃换胎药,试问这位算不算中医? 梁 冬:换胎药? 郭生白:我把这个胎给你换成男的。 梁 冬:就是本来怀的女孩,吃了这个药就换成男孩。 郭生白:本来怀的什么不知道,我给你吃药让你生男孩。太好了。他算中医吗? 梁 冬:他用的中药吗? 郭生白:他用中药你用什么药没有关系,他说我也用中药,我说他不是中医。 梁 冬:为什么? 郭生白:他违背了生命规律,你怎么算中医啊?这合乎宇宙万物的和谐理念吗?她怀着 什么孩子生什么孩子你干吗给她换了?你要改造自然啊,中医没有想改造自然的,都是顺应 的。再说,能吃换胎药能换吗?你这不是骗人吗?所以,我们现在这个社会上,好多人都把 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放在中医这个筐里头,干嘛呀?中医是这样吗?我反对这个做法,一些 骗子也算中医,但是中医要有一个界定,什么是中医?刚才我说这个一定是天人合一的和谐 理念,阴阳五行的均势思维,去认识生命规律,顺应生命法则,去保护生命,完善生命。我 对中医这个界定,是这样的是中医,不是这样你先别是中医,你学好了你再是不晚。 梁 冬:好了,非常感谢郭老在今天晚上和我们一起在分享了一些关于《伤寒杂病论》 还有中医之道的基础知识,其实呢可能有一些朋友听起来觉得还有一点点不懂,我的观念是 这样,因为我跟郭老已经接触过好多次,我的经验是这样的,听不懂没有关系,慢慢听,慢 慢听,有那么一两个月,你就慢慢理解了。你就会发现你就像少林小子一样,刚开始是绑着 沙袋跑,跑着跑着有一天你突然觉得你跑起来箭步如飞,把沙袋去掉,你就能飞檐走壁了, 所以花一点点耐心去理解郭老讲的什么叫生命,为什么汽车不是生命?因为它不能够阴阳互 根,他这个动能它不能转换为物质,但是我们人体动能是可以转换为物质的。这就是生命和 汽车的最大区别,好了,感谢郭老今天晚上和我们一起分享,我们期待下周同一时间,我们 期待下一周聆听郭老的智慧。谢谢郭老! 说白伤寒论第二讲 主讲:郭生白 主持:梁 冬 播出时间 2009-06-08 23 :00—24 :00 梁 冬:是的,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国学堂,我是梁 冬。 从在本周之内,继续邀请83 岁的民间老中医郭生白先生,他也是第四代行医,临床61 年了, 和我们一起来分享中国文化,以及关于中国人对疾病健康等等的看法。 在上一周的时候,郭老和我们分享到关于什么叫道,我觉得印象特别深刻。我能说一个 车它也是有阴阳的它也有钢铁,有轴承,也有机械,那些成型的部分叫阴,它有动能它跑起 来了,叫阳,但是为什么一个汽车不是生民呢?是因为它这个阴阳还不能转换。虽然汽油是 一个阴,点着了以后变成了火,变成动能,可以推动这是由阴可以转阳,但是它这个阳不能 转回来阴,所以呢,汽车仍然不是一个生命,但是人是为什么人我们身上的能力又可以转化 为物质,物质又可以转化为能力,所以郭老在上一周的时候就有人和汽车的区别来讲明这个 人的生命和道之间的关系,我们觉得非常非常地有趣,当然在上一周不仅仅有这些内容,其 实还有更多有趣的内容我们也把多它整理文字,分别在百度的贴吧梁 冬吧,郭生白吧,以 及你可以百度一下郭生白博客,在郭老的博客上面也有。 那今天我们继续邀请郭老和我们站在一个纯粹纯正的中医角度来看,什么是疾病?什么 是生命?郭老有请。 郭生白:我在说白《伤寒论》以前,我想提出几个词语,解释一下大家把这个词语对于 过去怎么理解和现在怎么理解,咱们统一一下概念。 第一个我谈疾病。疾病我们说的太多了,疾病本质的内涵是什么?就说是疾病是什么? 我们从这一方面考虑,疾病是外界物质,生物体以及非生物体侵入到我们的肌体引起来我们 身体、生命本能系统的排异反映。我再重复一下,疾病第一个是身体外界的致病物质侵入到 肌体之内,引起我们身体本能系统地排异反映。那么排异反映是什么呢?就是我们身体与生 命俱来的,一同本来就有的一种能力。 比如说我们的大便、小便、饮食、出汗、打喷嚏、咳嗽、呕吐等等这是属于我们身体的 一个本能系统的一部分。这是一部分疾病。另一部分疾病是我们身体内部各个脏器组织由于 种种原因发生了功能性的活力下降或者是调节失常,这一些反映,也是疾病。 梁 冬:您能举一个例子吗? 郭生白:这个可以。比如说,感冒、麻疹、肺炎,这种外界生物病源体侵入到我们体内 引起来的发烧,发冷,咳嗽、出汗,或者是不大便,呕吐,这是外源性疾病,这是外界致病 物质侵入肌体引起来的排异反映。 梁 冬:就是外面来的不见得都能致病,不见得都能导致疾病的?从身体以外进来的东 西? 郭生白:从身体以外进来的一些致病的物质。我说的是致病物,不包括饮食,不包括呼 吸是能引起疾病的那些物质。疾病,是一种现象。它的本质内涵是什么?就是因为出现这些 现象这是对医生的发出的信息。医生要从这些现象来头看出来是外原性疾病,或者是内原性 疾病。 梁 冬:所以你说发烧这些都不是病,或者是发烧不是病的本质,发烧只是病的现象。 郭生白:对我说是一种排异反映。 梁 冬:它只是一种现象,那本质是什么呢? 郭生白:它的本质啊,我们今天说感冒以及其他的传染病引起来的发烧。这发烧,有两 种,一种是有热无汗同时发冷。 梁 冬:有热,同时怕冷。 郭生白:有的是有热的,就是发热不怕冷。 梁 冬:对。 郭生白:反倒怕热,这是两个大系统。有热无汗与有热有汗,这么两个系统我们把这个 叫热型,热的类型。因为这个热的类型它虽然是一个现象,它也有本质的东西。比如说,发 热无汗这一个,全身颤抖它这个无汗是在颤抖中产生的,这个颤抖是在制造体温,提高体温, 因为它的体温不足支持他发汗,他要继续提高体温。所以这个发烧和无汗是一种排异的能力, 我们对这个排异的能力看出来它的方向是什么,他要出汗就是他要从汗腺把病毒排出来。那 么,医生认识到这一点给他一点帮助他出汗的药。汗出来了,致病物质排出来了,病好了。 梁 冬:所以你看有一些病就他要发烧你就不能让它不发烧,一退烧反而又麻烦。 郭生白:不是麻烦,假如一个流行性感冒发烧到40 度,41 度,你不管你是用冰袋,你 是用酒精,用物理性降温你或者是用激素强迫他降温,第二一步必是肺炎。 梁 冬:为什么? 郭生白:因为你把他的排异反映破坏了,他没有能力再往外排了。那么这个病毒就留在 肺里,为什么?你那个酒精是擦在他身体的皮肤,你那个冰袋也是接触他身体的皮肤,他肺 你接触不了,所以这个热出不来,就留在肺里,必是肺炎。 梁 冬:那如果热到40 多度会不会烧昏掉了? 郭生白:这个问题我们不是说他会,我们也不说他不会。我们能够做到的是帮他出一下 汗就好了。我们是让他好病,我们不是说,我们不去让他好病来研究他的体温,不是,我们 看他这种体温,我们感到这个人排异反映很强烈,一出汗就好。我们没有时间去研究这个体 温要延长多少时间能有危险,多少时间不会有危险。这个毫无意义。 梁 冬:请允许我来跟大家一起来复习一下,刚才郭老讲到很多的病呢,其实只是因为 我们身体感染了病毒,那我们的身体呢本身是很聪明的,它要把温度提高,要把血管,那个 毛细血管扩张,要出汗,然后要发热,发热实际上就是出汗的前奏,如果把这个,汗出来这 个病毒就会跟着这个汗出来,其实身体反而健康了。但是有一些医生会认发热本身是一个疾 病,而不是这个一种自然的反映于是就去降温,这个温度一降,你用冰袋一敷在身体表面上, 他这个病毒出不来,反而转移到肺里面,于是形成肺炎,所以就说明很多小孩子啊,他发烧 的时候父母给他马上去打退烧针,在医院里面是越弄问题越大。本来是一个简单的感冒发烧, 后来转化成了肺炎就是这样一个很奇怪的,就完全因为不同的立场,不同的哲学而带来的问 题,好了,我们稍事休息一下继续请郭老和我们一起来分享。 (广告) 梁 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我觉得中国文化里面这种因势利导的哲学啊,其实应 用到这个刚才郭老讲到很多疾病的话题上很有意思。是吧?本来他这个身体发热就是要出汗, 他就有这样一个方向,中国的哲学呢是让它去,所以你帮助他发汗,但是如果你非要跟他对 抗,你非要拿着东西压着它的话,它反而转成肺炎,所以郭老常常说,他看了很多的小孩子 的这些肺炎,全部都是因为强行降温导致的。倒行逆施嘛。 郭生白:对,不但是流行性感冒,在50 年代,以及进入60 年代,在乡村的流行麻疹, 死了太多的孩子。都是因为退烧。 梁 冬:那个时候您就是医生吗? 郭生白:那个时候我就是医生,在我治疗下的没有一个死亡的。因为什么?因为我每到 一个病孩子家里,我先说的第一句话,我说“豆疹无死症,只要是死,就是我的过错,你们 放心”。豆疹就是麻疹。 这个麻疹和感冒不一样,感冒是用发汗的方法,麻疹不是,麻疹是从透表。 梁 冬:什么叫透表? 郭生白:这个透表不是发汗,而且是忌讳发汗,为什么这个麻疹忌讳发汗呢? 梁 冬:就是不能发汗。 郭生白:不能发汗,发汗会导致病情恶化。为什么?我们现在在本能系统论这个理论当 中得到了解释。以前只是知道,麻疹不许发汗。怎么办?瘟病学讲叫透表。这个叫戒表,那 个叫透表,这个小有区别,但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这个透表是不要用发汗的方法,不许 用凉药,太过寒的药不行,中医有经验,过寒的药麻疹排不出来,这个排异排不出来,叫“冰 伏”,病毒因为你用寒凉把它潜伏起来,他不出去了,必死。所以叫透表,用什么方法?用向 外排不是汗,是用活血的方法。 梁 冬:什么意思? 郭生白:让血出,一个毛细血管破裂,出血,出一个疹子,是用这个排毒,是用这个排 异。 梁 冬:就是搞一个让他出血。 郭生白:他自己出,你只要是用活血的药,用辛凉透表的药,他就出一个疹子,疹子结 一个尖排出毒,疹子就好了,麻疹就好了。一个也不能死。没有死的人,就是排异。现在我 们知道麻疹是用毛细血管往外排异。 梁 冬:麻疹本身就是一个疹子了,那他再出一个疹子,是出的别的疹子。 郭生白:我就是说他这个疹子,这个疹子要出来了,这个人不死。这个疹子要是出不来 是必死。这个孩子死了以后这个疹子还得要出来。死了也得出来,这个生命啊,就是这么, 这个生命本能就是这个样子。 梁 冬:对不起我还真不知道麻疹是一个什么样的病,如果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讲? 郭生白:现在也叫麻疹也是一种病毒。 梁 冬:但是它是不出疹子的? 郭生白:他不出疹子他就死。出来就好了。 梁 冬:也还是刚才那个理论,排异就是说对于某些感冒来说,得让他出汗,所以我们 的中医因势利导让汗出来,对于像麻疹这样的病呢他呢又是不能出汗。 郭生白:他也发热。 梁 冬:他也发热但是不能出汗。 郭生白:他是一阵一阵发热。他的口腔是干燥的。他要是出汗,导致血液浓重增高,不 利排毒。 梁 冬:所以他不能。 郭生白:他不能出汗。 梁 冬:他得出血。 郭生白:他要一出汗这个血液浓重升高了,他对于这个血液流通就发生不利。也就不利 益排毒。 梁 冬:所以他叫出疹。 郭生白:他要发疹。要透表发疹用活血的药,用透表的药 梁 冬:哪一类药呢? 郭生白:你比如说这个透表的药,金银花,连翘,牛蒡子这一类的药。活血的药牡丹皮, 紫草,红花,赤芍,用这一类活血的药。 梁 冬:好说回来,郭老您在名词解释什么叫疾病,你说很多病。 郭生白:这是一类地属于外原性疾病。外原疾病不仅仅是病毒和病菌,比如说馒头说多 了,米饭吃多了,吃太多了,存在胃里下不去发烧,这孩子发烧。 梁 冬:就是吃撑了。 郭生白:这个发烧无汗,就是发热无热。你看他有腹胀满,心下痞,痞是什么?心下里 头有气体,一敲你是气体的声音,这个怎么办?还是排异,不是说必须得是致病生物,非生 物也能导致疾病。 梁 冬:馒头吃多了以后? 郭生白:馒头吃多了以后消化不了,产生腹胀发烧。用通便的方法。 梁 冬:拉出来就好了。 郭生白:往往这个孩子一进医院是退烧,退烧退不了。三天五天退不了,什么时候一拉 屎什么时候就好,拉不出来屎就好不了,叫排异。 梁 冬:就是很多人把发烧当做疾病。 郭生白:对。 梁 冬:在您看来发烧根本就不是病。病的一种现象。 郭生白:对一种现象。 梁 冬:什么是病呢?这个病是外原性,就是从外边身体以外来的,不管是细菌也好, 馒头也好,堵在那儿了,卡在那儿了,或者怎么样,形成的一种不舒服,那什么是病呢?病 的本质是什么?如果发烧不是病,发烧是现象的话。 郭生白:在外原性疾病这个疾病是排异反映,是排异本能系统的排异过程。一种现象。 再一个是内源性疾病,这个内源性疾病就是身体内部各个器官、组织发生的功能性障碍或者 是功能性紊乱,这叫内源性疾病,那么这个疾病他发生的是什么?比如说高脂肪,脂肪代谢 发生障碍了。 梁 冬:糖尿病。 郭生白:糖尿病,葡萄糖代谢发生障碍了。 梁 冬:肿瘤。 郭生白:肿瘤是另一个。肿瘤也算内原性疾病也可以说,肿瘤。所以它的反映是什么? 我们一看就知道。这是内原性疾病。第一个这些病没有排异反映。这些病都是功能性障碍, 这个任何人都可以知道。体重、身高相差太多,大胖子或者是太瘦,过于,过于消瘦,身体 疲劳,甚至身疲体倦,这种疾病我们一看就是内原性疾病。是内部发生功能性的障碍。这个 疾病是什么呢?是功能性障碍出现一些反映。 梁 冬:就是内部各个关节,各个环节之间协调不好? 郭生白:是的。 梁 冬:不工作了,或者消极怠工。 郭生白:慢了。 梁 冬:无效率。 郭生白:对,这是内原性疾病。内原性疾病是内部肌体功能之间发生的障碍。疾病是什 么?疾病是这两类东西。 梁 冬:一言以蔽之。今天我觉得起码我现在明白一个道理,就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病 分成两种,一种是从外边的原因导致的,一种是自己身体内部各个器官协调不好导致的。如 果这么一分的话,就像有人说这个世界上厕所有多少间,分成两间,男厕所和女厕所一样, 如果这个东西叫阴阳,中国人用阴阳的方法,把事物通过这样一种标准来进行的区隔,这样 一分格物致知。把东西格式化,格开以后你就能够知道这个东西怎么解决,这个东西怎么解 决。 郭生白:对。太好了。 梁 冬:稍微休息一下,马上回来跟郭老学习最简单的看待身体和疾病的方法。 郭生白:这么说明白了吗? 梁 冬:我明白了。 郭生白:一会儿说太阳阳明本解释就知道了。阳明就是用大便往外排。用吐排。 梁 冬:明白。 郭生白:太阳(病)就是发汗,还有小便,反正是往外排都是阳性。太简单了。 (广告) 梁 冬:好,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刚才和郭老师请教的问题的时候聊到一个话题就 讲到底这个天底下的病怎么分?有的时候分的太多,这个病,那个病,一列出几千,几百种, 往往让人觉得很复杂,实际上事情这个世界往往可以一分为二,用中国的传统智慧,从《伤 寒杂病论》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上分得病就两种,一种是外原性疾病,一种是内原来性疾 病。外原性疾病就是外来的甭管吃一个馒头吃多了,病菌、非病菌啊,诸如此类反正让身体 不舒服,这叫外原性疾病。通常外原性疾病身体本身是有灵魂和智慧的,来了让自己不舒服 的东西就把它排出去。不管用什么方法排,出汗也好,流鼻血也好,吐,拉屎,拉尿等等等 等出血等等,总而言之把它排出去,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会觉得他有发烧啊,他会怎么样,很 多人以为一看见发烧,一看见发热就认为不行了,就赶紧去降温,反而损害了我们的身体, 自己去解决这个问题的过程中,其实好的中医最重要的事情是面对外原性疾病是因势利导, 顺手把它排出去,本来呢要排排不出去的时候帮一下就出去了,所以对于那种外原性疾病, 流行性感冒什么一发烧,一降温反而是一个问题,你就让他把汗发出来。当然有些是不能发 汗的,有些是要出疹的,比如麻疹,它是不能发汗。那么用什么办法把它排出来,要让他出 一个疹子这个疹子出出来,他也就好了。但是如果不出疹子还是发烧的话,那有问题,再比 如说吃多了以后,胀在肚子里面然后有些小朋友开始发烧,父母就以为要退烧。越退,退来 退去退不下去,其实很简单,把吃到肚子里面多的馒头拉出来,他自然烧就降下来了。 所以这个外原性疾病就是很简单了,那刚才郭老又讲过了,什么是内原性疾病呢?就是 肚子里面的各个功能分泌功能,调节功能,吸收功能等等它自己运转不好了,到底是什么原 因运转不好,其实可能都不那么重要,重要是你让他重新运转回来好了就行了,有的时候。 那么糖尿病也好,肥胖也好,亚健康也好,全部都是该分泌的没分泌,该吸收的没吸收,该 配合的没配合导致的问题,郭老您觉得我这样的理解是对的吗? 郭生白:可以。 梁 冬:肯定是还有很多不足,就是你多批评,我们用比较外行的话就是理解一下。 郭生白:这就可以。 梁 冬:您继续说。 郭生白:我再解释一个常用的词语,整体观念。这个整体观念是中医的一个专用的词语。 中医在临床往往说整体观念他这个整体观念第一个意义他就说他不是用分割的观念来看。来 看疾病,来看人体。这个并不是整体观念的那个真正的含义。 梁 冬:好,是吗? 郭生白:整体观念第一个他不是对一个疾病刻意的用整体观念来看,那么什么是整体观 念呢? 梁 冬:对啊。 郭生白:整体观念从来就没有一个界定,什么是整体观念。到什么程度算整体?所以, 这个整体观念非常需要解释清楚。要不然的话都说整体观念,十个人说的十个整体观念,绝 不是一个意义。 梁 冬:对,大家用了同一个名词,指向不同的东西。 郭生白:我在解读《伤寒论》之后,发现的本能系统,发现了本能系统以后,我知道自 中医是怎么看病的?是怎么治病的。怎么把病治好的?看明白了。看明白了这一点,我同事 明白了什么是整体观念。整体观念并不是刻意地要用一个什么什么观念我去做什么什么事情。 不是。这个整体观念是中医你想离也离不开,你想抛弃也抛不掉,你一动一想一坐,必然是 在整体之中。他形成一种自然的观念,我具体说一下这个。怎么他就是离不开,扔不掉的东 西?比如说,我们看病在什么位置上看?我们站在人的体能上看病。那么这个体能是不是这 个人的整体?这个你怎么你也分离不出来。体能就是人的整体。缺哪一点也没有一个完整的 体能。 梁 冬:什么叫体能?您指的体能是指什么? 郭生白:我说的体能首先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本能。比如说我们从用原性疾病看,看感冒, 看脑炎,看非典,看流感,不管你看哪一个病你看到的是什么?一个现象。就是叫疾病的那 个东西,那个现象。这个现象是什么?是排异本能的反映过程。这是不是整体。一个排异本 能你好象是说这不是一个整体。其实不然。我问你这个血管要扩张,血压要提高,心脏波动 要加强,他要发烧,发烧是多少组织动员了多少物质才能发生的一种现象。他还要汗腺的分 泌,等等,这些器官,这些组织一个和谐的谁也不快,谁也不慢,谁也不早,谁也不晚,谁 也不高,谁也不低,出现一个非常和谐的活动,谁组织的,这里有一个共生性,这是不是整 体,离开身体的哪一部分也完不成这个程序。 梁 冬:就是一个所谓把汗排出来,他实际上是在身体内部已经很多,多兵种作战。 郭生白:多器官,多组织在统一的调配,非常复杂,非常秩序一个共同的活动。这是一 个非常完美的一个整体。看病是整体观念。 梁 冬:重点是这一些完美的配合,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各个多兵种他不是由某一个人, 或者某一个器官统一指挥的,这点我觉得很神奇。 郭生白:这个人的生命整个的宇宙所有的生命没有一个不是神奇的。你去看去。哪一个 不是神奇。 梁 冬:所以《圣经》里面讲万事万物互为效力,这个东西讲得很对。 郭生白:中医讲的相互依赖而生存,相互制约而均势,相互变化而常新,终始嗣继而永 恒,阴阳离合而生杀,这都是一个整体,你看说了五个,是五个性质是一个整体。排异这是 一个本能的系统,实际上有多个系统在同时工作。这不是一个整体吗?看病,认识病是一个 整体,我们在思考用一个什么因势利导的方法的时候,还是一个整体。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排 异系统,我们面对的一个整体。我们用一个什么思维?我提出来是系统思维,哪一个制约着 哪一个,哪一个依赖着哪个,哪一个是因,哪一个是果。 梁 冬:互为因果。 郭生白:互为因果,也就是说这个因是那一个的果,那个果是另一个的因。而且是动态 的,这又是一个整体。 梁 冬:所以生命真的是很神奇,很美妙。 郭生白:所以中医,真正的中医那用这个界定说,就是以天人合一的和谐理念,阴阳五 行的均势思维认识生命就是认识的整体。以整体的思维认识一个整体,在治疗上也是一个整 体,结果上还是一个整体的参与。不留下任何疾病。这就是一个整体观念。 梁 冬:是的,这让我想起了以前看到一本书,这本书其实探讨了为什么人类在某一个 阶段开始把问题分得那么细,这可能跟牛顿的物理学有关,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稍微休息 一下和大家详细解释。 (广告) 梁 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大家好欢迎继续收听国学堂。之前我碰到一个朋友, 郭老我想向您请教一下他这个朋友是这样讲,他说这个牛顿物理学,其实不仅仅一个物理学, 其实因为牛顿物理学发展导致了这个世界过去几百年来产生了一种观念,就是说每一件事情 分开,拆开来解决,然后和到一起还能够和在一块,就像一个机械这个地方坏了,你把他抽 出来,把他换上,装上去就可以了,但是这是,因为牛顿物理学他是一个机械物理学,去到 更动态,更多元化的这种,离子的这种关系的时候,他就没有办法计算了。于是就不行了, 而且他忽略了每一个局部之间都是独立有生命的这样一个关系,所以呢,他想讲的就是说其 实在牛顿物理学之前,人类对整个世界的看法都是很完整,是过去的几百年来,大家可能习 惯于认为世界可以拆开来看。但是呢,中医呢在牛顿发明这个,牛顿物理学之前,中医已经 是完整的体系,他认为所有问题的解决没有说只解决局部就能解决的。要解决就全部解决是 这样吗? 郭生白:我想不是我们想这么做,我们想要一个什么,不是。中医从来就不是说自己想 怎么着,不是。他每一个想法,每一个行为,他一定是按照自然法则去顺应自然法则做的。 所以,他的成功是完美的,他成功是百分之百的。 我认为这个物理学也好,化学也好,看起来和生命有关,但是只能是有关而已。他跟生 命绝不是一回事。生命要比一个物理学要复杂得太多。 梁 冬:起码是比我们现在理解传统的物理学复杂太多。 郭生白:我说这个整体观,这是大自然给予我们的。我们去认识大自然,同时认识了整 体观。我们在无数次多少代人认识一个整体,多少千年形成的一种观念,就是我们今天说的 整体观。我证明是大自然给我们的。比如说,我用自主性调节治疗内原性疾病。有这么一个 病,也是常见的,糖尿病、高血糖,高血脂,高血压,冠心病。 梁 冬:听起来好象是不一样的病。 郭生白:脂肪肝,肾囊肿,前列腺肥大,还有间歇性勃兴(音),还有风湿。 梁 冬:痛风算不算? 郭生白:就是风湿病。 梁 冬:痛风算不算? 郭生白:算。这么多病,包括白内障,玻璃体浑浊,溃疡。 梁 冬:这些病都是一种病吗? 郭生白:这些病在一个人身上,在一个人身上病发,我的用治糖尿病的方法一张方子, 吃,逐渐这些病一个一个没有了。到七个月,通通的没有了,检查各项指标都是正常的,囊 肿没有了,风湿病没有了。我简单地说,一个整体的健康出现了为什么一个要出现了这么多 的疾病的痊愈,出现了一个完美的整体健康,这是大自然给我们一个整体。 梁 冬:所以说有一句话叫做祸不单行,其实为什么祸不单行,因为说当这个事情出现 问题的时候,比如说有人做事情不按客观规律办事了,他不在这个地方碰壁,还在别的地方 碰壁,老碰壁,因为他不是碰了这个壁的问题,不是这一次碰壁的问题,就是他跟跟整个节 奏跟那个事情发展的节奏不一样。 郭生白:他的祸是因为他的错误,第二个还是他的错误,他屡犯错误他就有屡次有灾难 降临,所以这个我说这个整体是大自然给我们的。大自然给我们这一个,为什么给我们这一 个整体。 梁 冬:有意思,这个问题很有意思。 郭生白:因为我们是遵照了他的意志,接受了他那个治病的整体,我们哪一个病也没有 治,我们就治了他一个,生化系统,一个生化系统恢复正常,所有的疾病都没有了,这是他 给我们最后的一个整体。我们中国人觉悟了,就始终就拥抱着这个整体观念。哪怕是我们的 军事家,哪一个整体观念要完美,一定是一个常胜将军。我们中国的军事也是像中医一样, 也常常有人把中医治病如用兵。一个好的军事家也像治病一样,他的思维也是这种整体的思 维。所以我说中医的整体观念不是一个简单地东西,用两句话去解释不是,我们是从大自然 的观察,多少代人,多少年形成的一种观念,就是整体观念。我们用这种观念去看病,去治 病我们得到的回答也是整体的痊愈。非常有意思。 梁 冬:对,所以佛经里面有一句话叫:“万事万物皆和合。”就是我们看问题,你以为 一加一等于二,把一拆出来部分解决了,把二拆出来解决了,似乎你就能把两个东西解决了, 往往不是这样,往往是你把二解决了,这自然一和一,一和其他的东西也都慢慢解决,你说 这个东西我怎么描述好呢。相信大家只能随着这个成长的过程慢慢慢慢去体会。郭老您继续 往下。 郭生白:这个整体观念我想说到这,我最后还有两句我屡屡的看到这种整体的痊愈,我 就写了一篇小文章,叫《论系统效应》。因为我研究的是本能系统,本能系统所以我在治疗的 时候呢,也是本能系统,那么我得到的疗效回答是系统效应。 梁 冬:所以。 郭生白:我非常满意。 梁 冬:所以前两天,前两天我有一些朋友去找郭老看病,发现这个病郭老也是用这个 方子,那个病郭老也是用这个方子,用差不多的药,很多人就怀疑就问说是不是有问题?怎 么郭老治什么病都是用这一张方子,其实郭老根本就不是针对这一个病来治,是治你为什么 导致这个病的系统气机,你去调节那个,自己调节好了,自己把问题解决好。对吧? 郭生白:是的。我现在我再提一个,本能系统这个词语。这个词语在过去的中医的典籍 上是没有的。这个词语是我在研究《伤寒论》,发现了中医这个核心理念是在一个生命系统当 中的五个本能我解释了这五个本能,写了一个《本能系统论》,我解释一下这个本能系统,这 个本能啊,这个本能这个东西,本来是一切的生物。与生命同时发生的一种能力,不光是人, 一切的动物,一切的植物,哪怕一个细菌,一个毒珠,都有他自己的本能。这个东西是很平 常的一个东西。我们把这个能力叫本能,比如我们大便小便,呕吐,喷嚏、吃饭、喝水、出 汗等等等等。 梁 冬:看见美女想看一见,那都能算吗? 郭生白:这也是本能,当然也是本能。这个东西我们叫他本能,比如说这个哺乳动物一 生出来就会吃妈妈的奶。 梁 冬:他自己都找得到奶头。 郭生白:对,他就知道怎么顺吸,没有人教给他。这个鱼一生出来就会游泳。 梁 冬:我们生下来就不会游泳。 郭生白:对,任何的生物都是一样的。在生命中,都有保护自己的本能。当然,人这个 高级动物他的保护自己的本能是比其他的动物更完善一些。这个本能我们发现呢,在医学上 的本能,我们发现了五个,第一个是自主型本能,比如我们的胃在蠕动,心在波动。 梁 冬:自强不息嘛。 郭生白:肺在胀活。我们一切的组织,一切的脏器都在活动着。每一个细胞都在活动着, 谁让它活动的,它自己。是自主的。 梁 冬:这个有意思,有意思。 郭生白:你说这么多的脏器这么多的组织,他们之间有相互很复杂的关系,那么协调一 致这是很难的。 梁 冬:对。你要搞这么一个机器做出来。 郭生白:非常的难的。哪怕是一个细胞的活动大家都是一致的。那么谁组织的?这里一 个东西,也是一项本能,我叫它叫共生型本能。你比方说我们在吃饭,我经常跟别人说话, 一边说一边吃,哎呀吃呛了,有几个饭粒一下子上气管去这受不了,这是为什么?本来它不 该去啊,甭管我用心用不心,我就觉得我就咽,我一咽它就把那个气管就关上,这回它没关 闭啊。怎么?这个共生性出现了一点毛病。所以这是一个本能。共生型本能,就是所有的器 官的组织者协调一致的区活动。你看大风一来,一粒沙粒碰到我们睫毛了,我们就把眼睛闭 上了。有一个小微粒进去了,我们眼泪就出来了,要把它洗出去,你看这个共生性多么完美 梁 冬:就是一个身体彼此之间互相配合绝不是一个机器啊。 郭生白:那差得太远了。 梁 冬:差太远了,所以人家说上帝造人,如果不是上帝的话你说他自己能搞那么协调, 这想起来,你平时你不去认真想而已,你一旦在想。 郭生白:我说不是上帝,谁啊?人自己,这以后我要说到这一点。 梁 冬:稍事休息一下,马上进入我们今天最后一节,今天郭老和我们把他的这个一生 所研究的绝学拿出来和大家分享,其中核心就在这个词上面,大家记住就是在本能系统这个 字上面。好。 (广告) 梁 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其实中国文化里面一直在强调一个整地性,但是这个 整体性又是由这个中间的每一个环节自我的完美所形成的,这个完美互相配合,这个配合还 没有一个统一指挥能够互相配合,真的太了不起了,我们生命就是这个样子。所以我越做这 个节目就越觉得有趣,而且越觉得对生命充满了敬畏。郭老特别提到其实我们生命有几个本 能,这几个本能是可以逐一呈现给大家,它的完美性。第一个就是自主性本能。是吗?本能 的自主性。 郭生白:我刚才讲到,共生性,本能一个自主性本能,一个排异性本能,一个共生性本 能,还有一个应变性本能,这个应变性本能呢,他对我们的生存非常的重要。我们一旦生存 环境改变,我们的应变性本能就会改变我们自己去适应自然。我说一个小例子,我有一个朋 友北京的,工作需要到西藏,要到高原去工作,他一到高原,就出现了缺氧的反映。 梁 冬:对。 郭生白:很难受,那时候他去的时候检查身体他血液的红色素是13 克。他到了西藏,在 高原上受不了。但是,需要工作一切要服务于工作,每天在忍耐着高原缺氧去工作,二年不 到,他感觉很舒服了,已经没有缺氧的感觉了。我说你这是你的应变性本能改变了你自己适 应了自然了。他说你说的非常的对。我两年回来以后验了一次血,我的血液红色素是20 克了。 这就说我们身体的应变性改变自己适应自然,这是没有错误的。 就拿现在我们的体育讲,我们拿冠军这些朋友,他怎么把他的身体的能力提高到世界第 一。那就是天天锻炼,年年锻炼,身体改变了自己。 梁 冬:用刻意的方法折磨自己。最后让自己。 郭生白:适应了一个新自然环境。再一个是守个性,守个性就是我们宇宙万物永远是万 物。猴子的儿子还是猴子。孙子的孙子还是猴子,所以它这个遗传的个性是不能改变的。 梁 冬:那当然达尔文讲这个《进化论》你怎么看?人是从猴子进化过来的这样子。 郭生白:这个猴子变人这个我不去跟他谈这个,但是我说这个守个性这是准确无误的。 从守个性上说,一万年,几十万年猴子变不成人,人也变不成猴子。但是这个人是进化的。 人的进化是在自身上完善起来的,并不是我们变成什么。比如说这个本能我们不知道用了多 少万代这个本能逐渐地严谨到了我们今天。这不是几十万年能看出来什么变化来。我看这一 点这是不能错的。 你比如说,这棵大树要和人比它差多了。它也有本能,它也能改变自己。这个大树有没 有语言,我不敢说,我想它一定是有思想的。 梁 冬:为什么这么说? 郭生白:我说一个现象你怎么解释?你看后海那儿有几棵柳树,它种在前头是房子,后 头是背阴的地方,它呢拐着弯的去找那个阳光去。靠那边的不长,就长这一面,你说它要没 有思想它怎么知道哪儿有阳光呢?我知道,这是会怎么回答,但是我还是要问,你怎么证明 它没思想呢?我能证明它有思想,它找阳光,这是它这么想的。我不是树,我不知道它这个 想怎么想。 梁 冬:子非鱼。 郭生白:但是我看到了每一棵植物都向着阳光。而且,还都向着水源长它的根,它向阳 光长它的的叶子,你看看哪棵树,哪个植物不是这样的。你要说它没思想,那我还有一句话 要问,你不是树你怎么知道它没思想。 梁 冬:这就是老庄的子非鱼。 郭生白:不是说你不是鱼你怎么知道鱼会快乐,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快乐呢。 这一个我比他那个要朴素得多。他那是一种辩。 梁 冬:辩证的“辩”。 郭生白:这个我们这种现象这是一个生命现象,起码他是一个生命现象。这个植物啊, 它到底它这个进化到了一个什么水平,我不是植物学家,我不敢谈这个,但是我知道植物如 果说这叫思想,也会有思想的。所以我们对待一个植物,我自己我并不觉得我比它高多少。 我觉得我跟它是一样的。他们常常跟我谈这个问题,哎呀你如何如何说,我说我和你一样, 咱们两个跟那棵草也一样,不过它开花我不会开花。我们是个什么玩意,我们做的什么玩意 的事情,大家都一样。他说你这不是佛家的思想,我说我也没学过佛,我也不跟你谈佛,我 就这种看法。我对待自己就这么一种对待法。所以谁夸我,我不觉得舒服,你贬低我,你哪 怕是骂我,我也不觉得难受。 我觉得我必须这个样,我处的历史阶段就需要我这个样,我才能生存下来,这也算我的 本能之一。 梁 冬:每次咱们讲到最后一小时的最后几分钟的时候老师的这种精采的思辨就来了, 其实你这个话就是本能里面的,就是《本能系统》里面讲的东西,我以我的理解,就是万事 万物都各守其秘,你该干吗就干吗。 郭生白:对。 梁 冬:该是自己的去求生存就求生存,别人说好或者是不好呢,并不代表是好还是不 好,那只代表他的价值观的判断和你是谁是没有关系的。这个“名可名非常名”,就是你为他 命名是好人和坏人,那只是你的命名,跟他是一个好人,或者坏人是没有关系的。所以很多 人呢,就老是觉得自己很不快乐,觉得要不然自己做错事情了,说我怎么能这样子啊,我怎 么能够在街上老婆在身边的时候,有女孩走过去我还看一眼,还停下来看一眼呢?有些人就 老是会有这种自责的心里,根据你这个话说其实完全不需要自责,恰巧这个细胞臂就这样分 泌了,它的液体就这么分泌了,他心神就这么动了,看就看了。 郭生白:那不看才怪了。 梁 冬:太愉快了,每次跟老师聊天,我特别希望我们的听众朋友能够坚持听到最后, 因为最后五分钟常常是最精彩的。期待着下一周依然邀请郭生白老师和我们一起来分享他对 于生命本能的看法,谢谢大家,谢谢郭老师。 郭生白:谢谢。 说白伤寒论第三讲 主讲:郭生白 主持:梁 冬 播出时间2009-06-14 23 :00—24 :00 梁 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国学堂》,我是梁 冬。我 们都知道说中国的文化,实际上是一个天人合一的文化,同时也是一个尊重每一个生命的文 化。所以呢,我觉得如果用身体来注解中国文化的话呢,那就是一个关于身体本能的话题。 在过去的两周里面呢,我们请到了这个名医大家,83 岁的老先生郭生白老师,和我们一起来 分享了从《伤寒杂病论》,从《道德经》所一直思考下来的本能系统论。在郭老的眼中呢,其 实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甚至不仅仅是人的生命,每一个动物,每一个植物呢,它的生命都 是合乎于道德,都是拥有它的自主性,拥有它的自我成长性等等,拥有它的那种和谐等等。 那具体这个生命本能的系统是怎么样子的呢?我们又如何借由这样的生命本能系统去看待我 们的身体?甚至是我们可能面临的疾病呢?经过了两周的这样一种在外围的讨论之后,今天 我们终于可以和老师一起,去展开关于生命本能系统的一个深入的探讨了。郭老师,您好。 郭生白:您好。 梁 冬:郭老师,您可不可以稍微花一点点时间和我们讲讲,您所发展出来的,做了60 多年临床医生,家里面那么多代的中医,您把所发展出来的这个本能系统,它到底包含了哪 一些的内容? 郭生白:好,我今天本来是要说白《伤寒论》。在前几次我说明白了我为什么要说白《伤 寒论》,《伤寒论》是个什么书。《伤寒论》对我们、对人类是多少重要。不但是今天,我相信 在明天以后,会让人类知道这个东方的医学家的《伤寒论》是我们全人类的健康的保护神。 梁 冬:那《伤寒论》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郭老师,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伤寒论》 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郭生白:可以。《伤寒论》它是用天人合一的和谐理念,用五行的军事思维,去认识生命 规律,并按照生命法则,顺应生命法则,去保护生命,去完善生命的一部伟大的著作。 梁 冬:为什么这部书名字叫做《伤寒论》? 郭生白:《伤寒论》的这个,这个书的命名本来是《伤寒杂病论》,到晋代有人把它分成 了两部。一部《伤寒论》,一部《金匮要略》。他认为《伤寒论》是外感病。《金匮要略》是属 于杂病。其实呢,他并没有分清楚,也不可能分清楚,也没必要分清楚。我看还是以不分为 好。 梁 冬:就开始同归? 郭生白:为什么不分为好?比如说流行性感冒,感冒、肺炎,这一类的病,属于伤寒范 围。那么我们不管得了哪一个外感病,我们身体有病发的杂病,或者是我们在外感病以前, 就有杂病。那么怎么治啊?在这个方面,这是不能分开的。因为在临床的许许多多的这种现 实,它是分不开的。张仲景当初并没分开。后来把它分成两部的这个人,就是水平不高,见 识很浅,我这看法是如此。 梁 冬:刚才老师讲到这个晋代并不是说民国以来,晋呢,是东晋南北朝的晋。 郭生白:对。我觉得一个人呢,大家都说生命是最重要的,我说还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 西,我们在历史上有很多的先辈,去勇敢赴死,赴死是什么意思?就是把生命丢了,不要了。 要什么?那个东西就是比生命还重要的,只有真理。 梁 冬:那您所发现的这个真理是什么? 郭生白:因为我在上世纪80 年代,写的一部《伤寒六经求线 岁以后,我知道 我没说清楚这个问题。 梁 冬:就是关于《伤寒六经》的这本书。 郭生白:哎,没说清楚哪个问题,就是中医的核心思想到底是什么?中医为什么不能说 明自己是怎么治病的?不能说明自己是怎么把病治好的?以至于招来了许许多多的麻烦是 非。我想这个问题,不能不解决。我要尽我一点余力,我希望我能说明的问题,我今天说白 《伤寒论》,是因为我对《伤寒论》有一个新的感悟。我感觉到中医的核心思想,所有的医类 不能离开的一点就是生命,生命规律。生命规律是什么?就是生命的本能系统。我今天说白 《伤寒论》要说明一下本能系统,为什么要说本能系统?说明了本能系统以后,我们再读《伤 寒论》,就非常地容易理解了,也非常地容易掌握了,也非常容易地使用了,疗效会更好,会 更高,会更广泛。我确实看到了这个现象,看到了一个治疗系统的结果,出现了一个系统的 效应。这个以后,我再跟大家讲,我首先把本能系统稍微地向大家介绍一下,有一个大略的 认识,我们再一块去说白《伤寒论》。 梁 冬:好,那有请郭老师。 郭生白:好,这个本能系统在中国的医学典籍上没人提到,这是我杜撰的一个词语。 梁 冬:就您所创的? 郭生白:说是杜撰吧。 梁 冬:您过谦了。 郭生白:什么是本能?大家都知道,每一个生命,哪怕一颗草,一颗树,一个任何一个 动物,只要是一个生命,它就有生命本能。如果没有生命本能,这个生命是不会生存下去的。 那么生命本能就是保护生命的一种能。 梁 冬:保护生命的一种能? 郭生白:比如说我们吃、喝、呼吸、大小便、出汗等等,这都是我们的本能。这一个不 是我们的全部,这是人人都能看得见的一小部,一小部分。比如说我们的心脏在运动,我们 的肺在张合。 梁 冬:嗯,在交换。 郭生白:我们的胃、肠在蠕动。我们身上每一个组织,每一个细胞都是在运动当中,是 有节奏地、有秩序地去在运动,这个运动是谁主使的?谁让它去运动的?这是与生俱来的本 能。这些东西叫本能。在医学上我们发现的是什么?比如说学过《伤寒论》的朋友,以至于 听说过《伤寒论》的朋友,或者是听说过中医治病的朋友,中医出汗发汗能治病,通大便能 治病,利小便能治病,刮痧能治病。 梁 冬:拔火罐。 郭生白:针灸能治病,拔火罐能治病,为什么能治病? 梁 冬:哎,为什么呢? 郭生白:为什么能治病,这些问题一句话,这些治病的方法。 梁 冬:在本质上。 郭生白:大部分的是用我们身体自己的一个本能的排异性的本能。 梁 冬:排是排除。 郭生白:排除异物的本能。 梁 冬:对,异是异己啊,异物。 郭生白:异己、异物。就是把我们身体内部的侵入的或者是自己产生的异己的物质,不 是我们,不是我们需要的,都要排出去。 梁 冬:郭老师对不起,稍微打断您一下,马上回来之后呢,继续和郭生白老师,一起 来分享人体的大的功能,人体大能。这让我想起那句话“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什么东西 让我们每一个环节都在自己在转呢?那就是身体本来的能,而这个身体的本来能,是帮助我 们解决绝大部分疾病的一个原因。而我们所谓的刮痧、拔火罐、大小便、出汗,都是这样的 一个战略思想下的技术手段。好,稍事休息一下,最后呢,马上继续回来。 (广告) 梁 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在中国文化里面呢,一直强调虚怀若谷,虚怀若谷是 什么意思呢?就是你怎么来,就怎么去,我是没有设门槛的。其实这个概念和郭老师讲到的, 刚才讲的排异系统是很重要的一个对应关系,对不对?郭老刚才讲过了一句话,他说事实上 来说呢,有这么多大小便啊,出汗等等这些手法,都是能够为了让我们的身体更加能够把脏 东西、异体排出体外。那其实从道德的层面,从艺术层面,或者从哲学层面来说,那就是虚 怀若谷所对应的概念了。好了,那继续请郭老师和我们分享他的生命本能系统论。 郭生白:好,我想提示大家考虑一下,为什么出汗能治病?为什么大小便能治病?为什 么刮痧能治病?等等。这本来是人体的本能,怎么它又能治病呢?我想从我们最原始的认识 来说这个问题。 有没有人不生病?有没有人生了病不经过治疗,自己就痊愈了? 梁 冬:显然都是有,是吧? 郭生白:这个大家每一个人都曾见过。也许每一个人自己都曾经历过。这就是我们发现 本能的最初始的见证。比如说一个人感冒了,发冷、发烧、全身疼痛、喘促,呼吸短促。出 了一身汗,好了病了。这个大家都见过。 梁 冬:对。 郭生白:还有一种现象,感冒了,发冷发烧、头痛,身体也痛,喝了一碗面汤,出了汗 了,或者是喝了两碗热粥出汗了。 梁 冬:热粥啊? 郭生白:哎,热粥出汗了,都好病了,大家见过。但是在《伤寒论》这个书里头,有一 个方法叫汗法,就是发汗法,用发汗能治这些病。它为什么能治这些病呢?这些病为什么发 汗就能好呢?为什么不治也能好呢?这是我们身体有一个本能,这个本能就是把身体的异物, 就是有害的、致病的那些东西排出来。我们看到它要排出来,从哪看呢?《伤寒论》首先提 出来的一个辩证,辩什么证?就是思辨这个现象。哪个现象?发冷发烧,为什么发冷发烧? 为什么全身颤抖?全身颤抖是在提到体温,本能系统再把体温再提高。提高体温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用户名:验证码:匿名?发表评论

备案号: